电话热线: 191-9826-6463
联系我们
联系人:
电话:
地址:
王总
191-9826-6463 东莞市南城区第一国际写字楼
新闻中心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>> 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

夫妻一方可否就其个人名下的投资款单独主张

2022-05-05 次浏览 分类:新闻中心

作者认为:夫妻关系存续期间,一方可以依据婚内财产约定,向对方主张权利;亦可以就其名下的债权单独主张权利。没有明确的书面约定,但双方的行为符合合同转让要件的,同样可以构成合同的转让,产生合同主体变化和权利义务转让的法律后果。 煱盖椋氦  原告王某与被告余某系夫妻关系。被告上海梦都科技发展中心(以下简称“梦都中心”)为股份合作企业,法定代表人为余某。1993年1月30日,王某与余某签订协议书,言明双方已对存款、现金(含抛售股票所得款)以现金结清的方式分割完毕;对尚存余某名下的原始股确定了各自应得的股数;同时明确双方今后对对方的业务互不干涉,盈利与亏损均与对方无涉,各人名下购置的财产归各自所有。但对尚存股票如何按约定分割,由谁进行操作未予明确。  位于上海市定西路、昭化路口的“银统大厦”,系由上海大统被单厂(以下简称“被单厂”)与上海市农业银行下属单位上海天诚置业公司(以下简称“天诚公司”)合作开发的商住楼,其中北楼产权归“被单厂”所有。上海南天大厦经营服务公司(以下简称“南天公司”)向“被单厂”参建14至19计6个楼层的房屋。1993年8月27日,王某与“南天公司”签订《关于参建“长宁银统大厦”商住二用大楼协议书》,约定王某参建该楼北楼18至19两个楼层,参建总金额为人民币715万余元,由王某按工程进度分期付款。“南天公司”经办人翁某当时既是云南省煤炭工业局(以下简称“云煤局”)的下属单位云南省煤炭厅驻上海办事处(以下简称“云煤办事处”)的负责人,又是云南省煤炭供销总公司上海经营部(以下简称“云煤经营部”)(系独立法人)的法定代表人。1993年8月26日,王某通过朋友李某的股票资金账户,将人民币160万元转入翁某指定的“云煤经营部”在沪工商银行某分理处开设的账户内。嗣后,因王某无力支付余款,由余某代表“梦都中心”付清其余参建款。履约过程中,“梦都中心”与“南天公司”协议将参建楼层调整至16至17层,并将16层转让他人。1997年5月8日,翁某以“云煤办事处”名义向余某出具收据,言明收到余某参建款共计人民币640万元。同年8月30日,翁某又以“云煤办事处”名义向“被单厂”出具证明,言明其单位参建“银统大厦”6个层面,其中16至17层属余某所有,由余某直接办理进户手续。“被单厂”随后与余某办理了“银统大厦”北楼17层房屋的交付手续。该房屋遂由“梦都中心”作办公之用。1999年12月11日,“梦都中心”取得上址房屋所有权证。2002年4月10日,“梦都中心”将上址房屋转让他人。王某对系争房屋权属没有异议。“南天公司”于1998年12月31日被注销。  审理中,余某向法院申请调查令,要求对原在其名下的原始股的抛售情况进行查询,以证明王某先期投入的160万元是其所有。经查,余某在原上海文庙证券业务部(现为东方证券)的原始股已被全部抛售,抛售后的股票金额为人民币250万余元,除人民币95万余元分两笔直接转入王某朋友李某在该业务部的资金账户外,其余款项直接转入王某在该业务部的资金账户。王某又将上述转入其资金账户内的人民币58万余元转入李某的资金账户,再通过李某将人民币160万元汇入“云煤经营部”的银行账户。余某在上海海通证券公司的原始股已被全部抛售,抛售后的股票金额为人民币141万元,全部转入王某在该证券公司开设的资金账户。  原告王某诉称,其与“南天公司”订有房屋参建协议,并按约支付了第一期参建款人民币160万元,以后又陆续支付了部分钱款,余款由余某代其付清。在办理产权证过程中,余某与“云煤办事处”合谋,将产权证办在“梦都中心”名下,并将楼层改为17层,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。故起诉要求被告余某赔偿原告人民币160万元及其投资损失约人民币40万元;被告“梦都中心”和“云煤局”承担连带责任。 在本页浏览全文>>(共计4页)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引用法条该文中引用法条,自2021年1月1日《民法典》生效后,更改为:[1] 《民法典》第一百一十九条[2] 《民法典》第五条
全国咨询热线: 191-9826-6463